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繁體中文

★ReasonClub讨论区☆——新的诞生~New-Birth~

 找回密码
 加入Club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绿坝提醒你:亲爱的游客,你还没有登陆哦,无法享受到更多服务的说,请马上登陆。如果还没有帐号,请加入我们                

動漫語句

查看: 2335|回复: 0

[同人小说] BlackLagoon——C.Han.Ge. <RE> [复制链接]

 Rank: Rank: 50Rank: 50
 级阶: [RC]Guar.Paladin
 UID:  8  
 积分: 11907
 发贴: 1352 (1)
 存在值:  2723 点
 RC币:  168573 枚
 光之力:  71 LP
 RoyalCoin币: 0 枚 
21
1
16


 性别: I'm 男生
 阅读权限: 200
 在线时长: 430 小时
 注册时间: 2011-8-16
 最后登录: 2020-6-8
纪念勋章&闪卡-Special-大家的高岭爱花 - 虽然在另一个世界,但是时常对着你微笑,永远的俺嫁……FateZero-远坂凛 - FateZero的天真可爱的大小姐,勇敢的萝莉~FateZero-远坂时臣 - 执着的认为圣杯为自物的大叔,最后被亲传基友干掉的吾师.....FateZero-Archer - 不应该是Archer的英雄王,高帅富鬼畜属性让各种美少女无限疯狂...FateZero-伊莉雅苏菲尔·冯·艾因茨贝伦 - 傲娇的属性从小就体现出来了的Loli酱,有种想揉脸的冲动呢FateZero-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 - Lancer的Master,继承了他的幸运E,但最后还能幸运的和女友死在一起...FateZero-卫宫切嗣 - 正义的伙伴,无情的魔术师杀手,最后依然悲剧便当一份FateZero-Saber - 全身覆满着光辉的骑士王,希望世界和平,怀疑着Master的ServantFateZero-索拉·娜泽莱·索非亚莉 - 肯尼斯的未婚妻,喜欢上Lancer而让肯尼斯成了郁闷的存在,最后由于幸运E和肯尼斯死在了一起FateZero-雨生龙之介 - 将杀人当为娱乐的病态少年,以血的出现为乐,最后看到自己的血,才有所……FateZero-间桐樱Ver.2nd - 因为命运的选择而失去贞洁的少女,即使有人在保护着她但仍未能逃离厄运FateZero-爱丽斯菲尔·艾因茨贝伦 - 温柔的她在正义伙伴的身前,面对和随时便当的危险,祈愿

发表于 2011-12-26 23:17:52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


1.本文基本全是我看完黑礁的YY,请轻喷。


2.本人对于枪的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有关于枪的你就当我胡说得了。


3.嘛,这是我高中的时候写的文,距离现在大概也有好几年了吧,然后我今天拿出来修改了一下,试着在专栏投稿,所以加上了RE的字样,重制?


4.标题?合起来读就是改变,分开读意思我也无法解释清楚,可以当做没有标题。





  “这就是罗安那普拉吧……”我站在驶向这个地狱般黑暗的城市的船的甲板,注视着那尊已失去脸的佛像。
  “是的,客人。”同样站在船的甲板上的另一个人答话了,“来到这里的人,大多是在这里追求沉入黑暗的快感吧。”
  “哼,要不是那次,我也不用来这种地方谋求生路哪,这该死的命运。”有个满脸胡渣的人,靠在甲板护栏吸烟。
  “船长,你就像,”我摘下眼镜,佛像上空的太阳直射下来的阳光有些刺眼,但眼前的城市没有因为阳光而变得光亮,“引渡将死之人到他们应该去的地方的引导者呢。”
  “哦?这么夸张的话我可担当不起。”船长笑了笑,“我只不过是一位追求自己想要的一个小船夫罢了……”
  “大哥!可以准备下船了!”船舱的船员传来即将到达港口的信息。
  “是么……”船长沉下了脸,“祝愿各位客人,能找到自己的乐子吧……”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一个黑人壮汉手中握着一把微型霰弹枪,瞟了一眼因为我的射击而被击倒晕厥在地上的紫色头发的女人,问我。
  “我嘛,正义的枪手,八枪……什么来着?”那些人到底把我称呼成什么来着?我一直没记住。
  “难不成,是坊间都在传的魔枪手,八枪舞者,科索尼·弗利卡,吗?”黑人壮汉的枪,看上去握得更紧了,但能感到其中也有丝胆怯。
  “啊呀呀,大叔,我可是中国人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拗口的英美式名字,直接叫我芙卡就好。”那些人不仅把我国籍搞混了,还给我起了个如此欧美风格的名字,另外,魔枪手
八枪舞者什么的,把我当成了科幻小说里面的超能力者了嘛?我这样想着,把枪收回,毕竟我来这并不是为了和他们打架的。  “这名字听起来好像也不怎么像中国人的名字啊?”旁边一个日本人满头黑线地吐槽我的名字。
  “又不是我愿意这样叫的有什么办法!”听了这日本人对我名字的感想,我想都没想,随便掏出枪朝四方乱射。“哇,开枪前要看清楚有没有无辜的人啊!”那个日本人因为突然而至的枪响,惊慌失措。
  “看来,结束了呢,莱薇也没事。这人的枪只会让被击者暂时失去行动,怎么说呢,枪法太好还是不想杀人,搞不懂呢……“黑人壮汉放下霞弹枪,看着前方像是闹小孩子脾气的男人嘀咕。


  “双枪手,你旁边的那个男的是谁,怎么没见过。”一个有着乌黑长发的旗袍女子问莱薇。
  “笨蛋枪手,没什么好说的。”莱薇别过脸,表情应该很不爽。
  “看上去是中国人吧,莱薇。”旗袍女子看着我,继续问。
  “我叫芙卡,是个来自中国的流浪枪手,你好。”我笑着向旗袍女子问好。
  “问个屁好啊,我说,笨蛋枪手,弄得这么礼貌,你是来这做慈善的么?还是想做保护弱者的英雄?还是想上几个爽翻天?”莱薇指着我骂道。
  “嘛嘛。不要那么生气嘛,先顾着后面啦,后面。”我指着在后视镜出现的军用越野车。
  “切,这些杂碎,只是一堆拿来娱乐一下用的一次性玩具。”莱薇不屑一顾,“上次你这样戏弄我,我真的很不爽,要来就痛快的来一枪子,少在这里装什么圣人。”
  “去吧,去吧!!!我眼前站着的都是美女啊!林立着各国的美女啊!!!”驾驶座上的黄发男子可能是因为磕了点什么奇怪的东西。发了疯似的喊叫着。
    就在这时,车子不和谐地抖了一下,或许是某个部件脱落了。
  “再这样吵下去,车会被打成马蜂窝的哟,双枪手。”旗袍女子撩起旗袍,她那别在雪白的长腿上的乌黑暗器非常显眼。
  “切,这辆车被打成马蜂窝我才会感到奇怪呢。”莱薇推开车子的天窗,“这样的话对手就会显得更有趣了,对吧?”
  “目标!那个暴力双枪女!目标!”跟在车后的人指着莱薇大喊。
  “慢着,双枪手,今晚的狩猎,我也是其中的猎人哦。”旗袍女子跃上车顶,“喂,你这“是的”女人,别抢啊!”……额,我的肩膀像是被什么踩着,“哇哈哈哈,我要去啦……!”前面开着车的男人貌似已经完全疯掉了。

  “女仆小姐,枪手小姐,可以麻烦你们不要再打了么……我有点难做啊。”我站在正在激斗中的两人的身后。
  “笨蛋枪手,滚你一边去,别来烦老娘的娱乐节目!”莱薇似乎并没有要收敛的意思。
  “可恶的……混蛋……”女仆一直被压制这,她的表情看上去非常的不爽。
  “罗贝尔塔,加油!”那个金发小孩没事瞎掺和什么呀!
  “你们打架,可以,只不过,刚刚你们的流弹打中了我的帽子……”我沉下脸,当然,我也应该给她们俩点颜色瞧瞧了,“说了多少次,帽子,是打不得的……”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笨蛋枪手。”莱薇站起身,松开了对女仆的束缚。
  “这就是,意思。”我掏出我的第三把手枪,“劳莱格”H590,朝莱薇的右腿射了一枪。当然,我没有直接命中她的腿部,子弹只是右腿划过,不过,对她造成的伤害,如同被尖刀划过那样吧。
  “可恶……”莱薇如我所料的那样半跪在地面上,右小腿似乎被子弹的摩擦划出了一道口子,“和这女仆打一架前,先要把你做了么。”
  “慢着,激战中的几位,还是别打了吧,这样打下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不如……”那个日本小子,洛克,想阻止这场激斗。
  “走开,洛克,上次我就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又给我添麻烦,真是的,就算老娘想忍……”莱薇的眼神透出一丝杀气,“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枪声在继续,直到光明驱散了黑暗,直到黑暗取代了光明。

  “巴拉莱卡,对不起,我要夺走你的猎物。”此时的我正在和眼前的大姐头,俄罗斯人的上尉商量着事情。
  “芙卡,你知道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么。”巴拉莱卡,她以她那带有伤痕且凛然的眼神注视着我,看上去就像一匹复仇的野狼那样。
  “你指的是,就像送上门的肥鸡那样,直接破喉击杀吗?”我摇了摇头,“但,如果它并不是普通的肥鸡,而是一只不死鸟呢……”我摘下眼镜,塞进右边的衣袋内。
  “哼,不死鸟吗。那看你怎么办了,有本事就来吧,自以为是的小鬼。”巴拉莱卡凑到我跟前,脸色充满着愤怒。此时的她,脑海中大概只存在复仇的情感吧……那凶手,也太出格了。


  “张先生,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来到贝吉罗奥的地盘,发现三合会的张先生,已经在那儿了。
  “你才是呢,芙卡小子,来这里看枪战片么?”张先生笑着说,他的视线并没有移开,直视着屋内发出的灯光。
  “谁知道呢,我只知道……”“大家,低下头比较好吧。”张先生在我说话的时候,插了一句。
    话音刚落,男人的惨叫声传出,建筑的窗户玻璃的碎片向外飞溅。
  “啊呀呀,看来,这次行动,变成捕杀了呢……周,联系莫斯克酒店。”张先生扶了扶眼睛,拍了拍身上的一些玻璃渣。
  “猎物也闹得太凶了吧……”我掏出腰间的枪擦拭。真实的,这里的玻璃质量真差,害得我头上全部都是玻璃渣。
  “芙卡小子,我事先告诉你,别急着抢猎物,懂?”张先生靠在车边,他的视线仍然没有移开,楼上的惨叫,正在向右边蔓延。
  “我的心情决定行动。”我笑了笑,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喂,科学天才么,准备来我这,地点是,罗安那普拉,还我一个人情。”“你这笨蛋我是生物天才!生物和科学……”我挂断了电话。
  “想不到你身边还有天才。”张先生似乎听到我电话中的谈话了。
  “都是欠我人情的笨蛋而已,别在意。”我继续擦拭手中的枪。
  “张大哥,莫斯科酒店回电,‘危险,请离开现场’。”那位姓周的人回来报告。
  “是么,不过,这是不可挽回了的呢,周,你们趴下。”张先生的样子,似乎准备拔枪。
  “张大哥,怎么……”周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快点!”张先生喊出这句话时,我也感觉到了,那股杀气。我从身后的枪支中拿出了1号的“布施者”S63和4号的“裁决者”J20。
    当我快速地向杀气涌出的方向对准时,枪声已经响了。
    重机枪加特林的气味,小鬼……呵,小鬼也会有那种东西么。
    张先生的部下都是目标,麻烦啊,只能用裁决者把重机枪的子弹打偏轨道了。
    张先生的枪法,怎么说呢,很厉害,至少,他不需要我的援助亦可保全自身。
  “感激不尽啊,芙卡小子。”张先生在乱枪射击中还能找空子和我说话。
  “没什么,我只是不想看到同胞被枪击罢了,下次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哦,张先生。”我也没停下手中的射击,掩护着张先生的部下。随后我们两个找掩体,换弹药。
  “两位都是高手呢!”女孩的声音传来,“只不过我并没有时间和你们纠缠。”
  “小姐你也不是省油的灯……”张先生换好弹药,准备继续射击。
  “我们下次再会吧,有机会的话。”女孩的声音过后,枪声消失了。
  “哼,就这样完了么……”张先生收起枪。“那接下来让俄罗斯人收拾残局吧。芙卡,多谢你的出手,这样欠你人情的笨蛋又多一个了。”
  “啊哈哈,没关系啦,小事而已,那我继续我要做的事情咯,再见。”我在想,这两个小鬼,应该不是活腻了,想要自杀吧……
  “看来我们的运气很背,要走着回去了呢。”“张大哥……”

  “呀,小女孩,好久不见。”果不其然,在那条去莫斯科酒店的近路,我遇到了刚才那个拿着加特林在贝吉罗奥大闹女孩,还有,一个生面孔,手上拿着短斧的男孩。
  “嗯……?”女孩停下了脚步,“为什么,要在这里出现。”
  “为什么呢?”我拔出8号枪,“帕拉丁”K540,“当然,是猎杀你咯。”
  “看来有人比我们更早到了这里了啊。”暴力教会的修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喂,笨蛋枪手,快给我让开,别阻碍老娘赚钱的机会。”莱薇的声音还是那么不给面子。
  “三个人么……对了,我想问下,我们的人头,值多少钱呢?”女孩以她那天真的眼神看着我们。
  “8万美金!喂,你们不想死就放下枪投降!哦对了,还有斧子!”艾塔修女指着他们俩吼道。
  “那,我给你们10万,怎么样,当没看见我们,我们不想在这浪费时间和你们交火。”女孩从包中掏出了十几
沓钞票,抛向天空,在空中缓缓飘落的美金的确挺吸引人的,我身后的艾塔修女已经动摇了。
  “我们从贝吉罗奥的事务所拿到很多钱,要是不行,15万怎么样?”女孩掏出更多的钱。
  “喂,莱薇,怎么办,拿不拿这钱呀”艾塔修女看着这些从上空飘落的数不清的
钞票,犹豫着。
  “笨蛋,人和钱,都要了,不就可以了……”莱薇的手枪上了膛,“吗!”枪声从身后传来。
  “莱薇,别打错人了!”“笨蛋枪手,打中你我不后悔!”“嘛……”
  “喂,后面,莫斯科酒馆的人!”……

  “哥哥……”“姐姐……”“我爱你哟……”“我也是……”

  通往某处的一处小巷,女孩捧着她那把加特林重机枪,像是要赶去哪里。
  “哟,小女孩,我们又见面了呢。”我从一幢楼的小道走出。等了好久,果然她会在这里出现。出乎意料的是,只有一个人,那个男孩并没有和她在一起。
  “又是你,为什么你要跟着我!”女孩的声音充满愤怒,但是,这愤怒吼声中,夹杂着一些不易让人察觉的恐惧。
  “我说了,猎杀你,对吧?“我从身后哪出1号“布施者”和3号“劳莱格”H590,瞄准眼前的女孩。
  “你不也是要钱么?我给你,全部都给你,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行么?”女孩笑着将包内剩余的美金抛向空中,淡绿色的美金像雪花那样落下,铺满地面。从她那颤抖,并且是强行发出的笑声中,已经明显地感到了她的恐惧。
  “难不成,那个男孩已经去杀巴拉莱卡了么……我觉得,他必死无疑,并且会死的很惨。”我从胸前口袋掏出香烟,抽出一支点燃,“在猎杀你之前,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要杀人呢?杀人很开心么。”
  “叔叔,请你不要多管闲事,我现在很生气,不想听大人的说教。”女孩突然愤怒地拉开机枪的彩布,朝我所在的方向扫射。
  “切,连话都不能说啊……”我迅速地躲在附近的一辆车后,躲避着子弹。
  “哥哥是不会死的,我们俩可是同一个人啊!对,我们杀了那么多人,作为交换,所以我们是永生的,永生的!哈,哈哈哈哈哈……!”女孩疯狂地朝我的方向射击,看来她已经疯了。我放弃了这个已经被打成筛子的掩体,躲到身后的转角处。
  “杀人,能得到永生么,这还真是个笑话,我只知道杀戮只会带来永恒的悔恨和仇视,把杀人当做是娱乐,这可不是现在的你应该有的兴趣。”这机枪还真是够力道的,边角都能打穿,我只有在巷内大声向她吼着。
  “我们从小就在血中长大,我们的世界就只有不断的杀人,杀呀杀呀,只有这样,杀呀杀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孩失心般狂笑,可恶,到底一发弹夹有多少子弹,没完没了的。
  “你难道,不知道生命的重要么!当你杀人的时候,你也有可能被别人所杀啊!会有人为你感到悲伤的啊!”我在朝女孩的方向喊得同时,女孩的狂笑声音越来越近,看来她是要接近我。
    可恶,只有把她制服么,我非常不情愿对一个女孩动手啊!
    可当我这么想的时候,女孩的笑声逐渐变得断断续续,枪声也逐渐停下来了。
  “找到了!是那个穿着黑白衣服的女孩!”糟糕,赏金猎人已经找到这儿来了?!
  “快,打死她!”黑暗中以个人的一声叫喊起头,各种枪声像是演奏会般开始奏乐。
  “你们这些人给我去死吧!哈哈哈哈哈!!!”女孩的笑声再次响起,夹杂着疯狂,愤怒,还有无奈,加入到演奏会中,女孩声嘶力竭的狂笑,让人感到心酸。
  “啊!”“唔……”有些人被击中,应该没命了吧。
  “哈哈哈……恩!”的枪声和笑声,突然停止。
    我从巷角探出头,顺着枪声的方向看去,女孩就在离我不到1米的地方,她左手中的机枪枪口掉落在地上,右手像是中弹了,黑色的衣袖上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那个女孩不能攻击了!”“打死这个臭婊子!”“人头和活人都是八万美金的赏金啊!”

  人群中,亢奋,侥幸,着急的喊声响起。
  “我,不想,死……”从因为中弹而跪下的女孩那,传出了夹带着细微,却真实的,恐惧的乞求。
    看来她和一般人一样,也是有着害怕的情感的啊……
  “上啊!”随着人群的话音刚落,黑暗中的人们手中的枪械把目标集中在女孩处开火。
  没办法啊,看不下去了,虽然不想掺进麻烦中,但想要救她,我必须得做些什么。
  “啪!”“哒哒哒哒!”“啪啪!”“哒哒哒!”各种各样的枪声混杂在一起。
  “谁,是谁!”“谁在保护那婊子!”“先把那个人做了!”
  人群中疑惑的声音传出,“快,我带你走。”我趁人群停火在找搅事者的间隙,冲去女孩身边,把女孩抱起。
  女孩伤口的流血处清晰可见,她整个人因为伤疼不停地在冒冷汗,此时面露痛苦表情的她,根本无法想象她就是刚刚拿着加特大闹特闹得女孩,而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喂,那边的各位!”我回头看着撒落在地面的美金,“人我要带走了。”
  “喂,怎么回事?”“同伙来了吗?”“可别让他们跑了!”对面的人群注意到了我。
  “地上的美金,”我抓起地上的美金,抛向天空,“你们可以随便拿走,但是,作为条件你们得放我们一条生路。”
  “地上可是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美金哟!”最后,我留下这句话,快速起身,快步朝后方离开。


  “什么?几十万?!”“哇,这么多钱怎么分?”“都是老子的!”“你去死吧,这些都是老子的!”
  枪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的枪声,应该与逃跑中的我,还有我怀抱中的女孩,是无关的。
  这就是活在罗安那普拉的人的行为方式啊,金钱好比食物,他们好比饥肠辘辘的饿狼,见到食物的时候,不惜扑杀同伴,也要从同伴手上掠夺食物。
  这样的孩子,居然会和这样的人扯上关系,成为饿狼的目标,真是难以置信。
  就在我快步逃离并且在思索着的时候,袖子内的手机传出了铃声。
  “芙卡吗?那两个大闹莫斯科酒馆的孩子中有一个去刺杀巴拉莱卡被干掉了,可以的话你去找找另一个,找到后不要犹豫,直接就地枪决。”话音刚落,对方就挂掉了,是张先生打来的电话。
  在我怀里的女孩似乎也隐约听到了点电话里张先生的声音,双眼泛出了泪光,在年久失修散发着微弱光亮的路灯下,显得很悲凉。原来,她也是会因为失去什么而感到悲伤的吗。
  “你哥哥,他是代替你,而承受了这次死亡,你要,好好地活下去。”我不知道用什么华丽的语言去安慰她。
  “不,不可能的,我也只有死,因为我只有杀人,只有不断地杀人,我才可以活下去。”女孩一脸茫然,她似乎已经接受了刚刚发生的噩耗。
  “为什么要选择杀人呢?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活下去难道不好么?”
  哭声止住了,随即陷入沉寂。
  “我想重新开始但已经不可能了呀……我已经……”女孩微弱的哭声伴随着无奈和绝望再次响起。
  是吗。
  是这样吗。
  即使是你,一个刚刚还在不断屠杀的你,手上沾满了血的你,一个特殊的女孩,也有着,想重新开始的愿望吗?
  “要是我,可以给予你这个机会呢?”我的脸上浮现出笑容。
  “呃……?”女孩停止了微弱的哭泣,脸上因为我刚说的话显露出惊讶。
  “我可以给予你这个机会,只要你愿意去改变。”“我,不想听到安慰人的话,我已经……”
  “真的,只要你愿意,就可以,你可以相信我。”“……”
  看来她的内心还对我有着一丝警戒,果然,即使我想要拯救她,想要改变她,她无法接受的话,我也是无法从浑浊的黑暗中伸出手把她从里面拉上来的。
  “我,愿意。”
  回答虽然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是我发自内心地为此感到高兴。嗯,她既然选择了被救赎,那,我也得尽我的全力,来回应她的那纤细,却颇为坚定的回复。
  “是吗……”对她而言的拯救,也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你以后,重新开始的话,可能会失去所有的记忆的哦。”
  “……”女孩陷入了沉默。
  “怎么样?”我追问,这件事毕竟事关她重要的东西,她必须得为此做出觉悟。
  “嗯,我明白了。”女孩大概是放松了绷紧的神经,她用微弱的声音说出她的回答后,整个人变得放松下来,我得,赶紧尽我的力量,把她从地狱中拉上来。
  “喂,科学天才吗?你到达我说的地点了吗?你现在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罗安那普拉的码头,事情变得非常重要,我这次欠你两个人情。”话音刚落,我把手机收好,加快脚步,赶往码头。
  怀里的女孩闭上了双眼,从她的神情中,没有看出一丝痛苦,反而觉得,有点可爱。

  “喂,芙卡,你这个请求真的异常刺激啊!我没尝试过的哦,啊哈哈哈哈!!”眼前的被我称之为“科学天才”的男人在倒腾着各种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手术中会用上的器具,“科学天才“的船上房间内的四周摆满这各种各样的器械,还有各种应该是装着某种溶剂或者液体的高安全密封罐。
  “要是你搞砸了,我就把你打成筛子。你可得给我用尽全力,毕竟我的人情可是无价之宝。”我坐在一边的座位上擦拭着八号枪“帕拉丁”。
  “话说,你带来的这个女孩真是悲惨啊,身体看上去就像被多次毒打糟蹋过的,特别是双手和双腿,皮肤特别粗糙,手上和脚底布满不符合她年纪的茧子,而且那个地方,早就已经被糟蹋了几百次了吧?啧啧啧,不过,正因为是这样,对我而言才有挑战性吧,呵呵呵呵呵……”“科学天才”的双眼在发光。
  “什么时候能开始?”我站起身,换另一把枪擦拭。“等关键的盒子到了就可以开始了……”
  “为什么不随身带着?”“你一开始不是叫我来收拾手脚的吗?”“我……好吧,算了,先帮她处理好现有的枪伤吧。”
  “放心吧,这个是很简单的事情呢,呵呵呵。”“科学天才”充满了自信,看来处理这种伤口对他来说应该是小问题。
  “那个,我想问下啊芙卡,你请求我给她一个全新的开始,那她,以后该怎么办呢?”“科学天才”的这个问题突然就问倒我了。
  “说的是呢……”嗯,我也应该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既然已经回应了女孩的期待,就应该为她负责。

  “芙卡,你知道这样做,是在向我们挑战吧?”果然,我将女孩救走的是,还是被眼尖的赏金猎人传到了巴拉莱卡这里,被叫来这里果然没好事情。
  “是啊,我明白的,但是我,只不过是想拯救一个小孩纯真的愿望而已。”我从上衣袋处掏出一根香烟,点燃。
  “你想成为狼群的众矢之的吗,小子。”巴拉莱卡靠近我的脸,语气中没有一丝友好。
  “我从来没考虑过哦,巴拉莱卡。”我朝她的脸轻轻地吐出一口烟,“至少不会简单束手就擒。”
  “你这混蛋!”她身边那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向我举起了他身上佩的枪。
  “慢着,军曹!”巴拉莱卡喝住男子的行动。
  “似乎,你们,嗯,欠张先生一个欠人情呢,而张先生,也欠我一个人情。不如,咱们抵消了怎么样?”我突然想到了个提议。
  “战友的生命,怎么可以和人情相提并论!”刀疤脸男子无法接受我的提议,仍保持着举枪的姿势。
  “军曹!退下!”巴拉莱卡怒喝。
  “呃……!是,明白!”刀疤脸男子不情愿地走出了房间。
  “告诉我,为什么要救那个女孩。”“因为她不应该承受那并不属于她的痛苦,我想拯救她。”
  “可笑,你想成为救世主吗?在这罗安那普拉?”“我可从没想过成为救世主,但,我也可以依照我的意愿,救一个普通平凡的人吧,洛克,不就是一样的吗?”
  “……”巴拉莱卡转过头去,空气变得沉寂。
  “还是不能好好协商的吗……”没办法,拔枪打出这里吧,虽然我并不想把事情搞麻烦。
  “我问你,芙卡,那个杀人狂的女孩子,杀掉我部下的那个女孩子已经死了吧?”巴拉莱卡沉着脸,看着窗外。
  “……什么意思?”我有点不懂巴拉莱卡在说什么。
  “我问你,她死了没有。”她再次强调,我似乎有点懂是什么意思了,“死了,她已经永远地放下了手中的一切,闭上了眼睛,不会再次以杀人狂的姿态出现了。”
  “这样么……”“是的,我可以保证。”“你走吧,我还了你这个人情,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巴拉莱卡应该是妥协了,毕竟她可能也明白,和我作对并没有什么益处。
  “明白,走,我现在就走。”我摁灭手中的香烟,起身准备离开。
  “那个女孩,你让她在新的人生中,活下去吧。”身后传来巴拉莱卡的细语,吗?

  一天,两天……这个手术的时间,是真的长,虽然能理解,这手术“科学天才”也是没有相关案例可以参考的。
  我已经连续两天没有睡觉了,那个“科学天才”和我一样,呆在那个临时搭建的手术室内,两天两夜没有出来。
  “哈……”此时的我,脸上应该挂满了倦意吧,但我或许会因为担心而睡不着。
  “噗呲噗呲……”嗯,突然从手术室内传出了这两天没听过的奇怪的声音,有点像是气囊漏气的声音。
  “……呀哈哈哈哈哈!太好啦!我成功啦!我是第一个成功完成这样手术的人!我真是个天才!”手术室内随即传来“科学天才”欢呼的声音。
  难不成,手术已经完了吗?我拍拍挂满倦意的脸,清醒自己,准备接受属于她,也是属于我的全新开始。
  “嘿!芙卡!”“科学天才”戴着一副奇怪的墨镜走了出来,“完美地成功了啊!虽然过程中遇到了不少小问题,但最后还是完美成功了呀!成功了呀!”“科学天才”显得特别激动。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去看看她,看看她全新的,本不应该被夺走的,属于她的一切,但,被缓下来的“科学天才”阻止了。
  “暂时不要打扰她,她仍未从梦中醒来。”“科学天才”说明情况,“等她自然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变好的哦!”“科学天才”非常自信地说。
  “这样吗……”“芙卡,还得多谢你付出的那些黑市搞来的特殊素材啊!她的各个受伤部位,伤痕部位,还有那个地方,我都完美地运用我的知识,还有力量,恢复地非常完美啦,哈哈哈哈!”“科学天才”忘我地笑着,不过,稍后他就沉下了脸。
  “只不过,她的记忆虽然已经变成了一张白纸,但是,她的肢体记忆还是残留在体内的,我觉得如果让她在特殊情况下接触到那些她曾经碰到过的不属于她的东西,可能会使她重新唤醒一些记忆的碎片。”“科学天才”蹲下抱头自责,“我的技术尚未完美啊,未完美啊!”
  接触到本应不属于她的东西,例如各式各样的枪,会唤醒她以前,痛苦的记忆吗……我陷入沉思。
  “好啦,科学天才,你已经尽力了,我非常满意,之后的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吧。”安慰处在失落的“科学天才”的同时,我想起了我现在所在的地方,罗安那普拉,这里,不就是一个会唤醒她痛苦记忆的禁地吗?
  不过,现在的我,是可以做到的吧……

  “我,我是?”“你是玛琳娜哦,玛琳娜。”
  “那,你是谁呢?”“嗯?玛琳娜你真的好坏啊,居然会把爸爸的名字都忘记了。”
  “爸爸?”“嗯,芙卡爸爸哦。”
  “对不起……”“啊,玛琳娜不用道歉的哦,都怪爸爸没有好好照顾你……”
  “爸爸。”“……嗯?怎么了玛琳娜?”
  “这不是,爸爸的错。”“嗯?”
  “我知道的,爸爸,肯定是,迫不得已,才会……这样的吧?”“……”
  “玛琳娜,真是爸爸的好女儿呢,乖,乖。”我抚摸着玛琳娜那纯白色,没有一点瑕疵的秀发。
  是么……希望,你能以玛琳娜的身份,开心地,无忧无虑地生活下去吧。
  多多关照,玛琳娜。
  爸爸,会尽全力,不让你拾起那一段悲痛的记忆的,那一段记忆,就随风而去,飘散在无尽的天空中吧。

  “这里是,哥哥的墓地吗?”“是哦,哥哥他呀,已经被召唤到神灵的身边了呢。”
  “……”“玛琳娜,可以哭出来,没关系的。”
  “……呜,呜呜……唔,呜呜……”“没关系的,爸爸会一直陪伴在玛琳娜身边的,绝对。”
  “嗯,我,我相信哥哥,也一定在天上守护我们的。”“哥哥,么……”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Club

站点地图|简洁版|手机版|ReasonClub讨论区

GMT+8, 2021-5-17 09:47

Powered by Discuz! Style Is Hope Rebirth

© 2011-2021 ReasonClubTeam 10th